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苹果三星专利大战缺乏透明度令投资者不满

时间:2019-06-11 19:41:0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自由裁量

科技行业的一起法律大战正在美国硅谷的联邦法院内进行,苹果试图借此阻止三星Galaxy系列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在美国销售。

在今年4月提起的这起诉讼中,苹果指控三星“全盘”抄袭iPad和iPhone的设计。尽管这一诉讼引发了全球关注,但整个诉讼流程却一直都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多数法律文件都被封存,使得公众无法查看。

提交保密文件几乎已经成为了知识产权诉讼的标准程序,原因是相关企业认为诉讼过程可能会泄露他们的商业机密和保密信息。但令人意外的是,法官在判断哪些文件应当封存,哪些无需封存时,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

部分美国法院要求法官对所有的文件封存申请逐一确认,但却没有规定截止日期。负责审理“苹果诉三星案”的美国加州北部地区法院就是其中之一。在该案中,部分保密申请已经生效数月,而投资者、学者和科技博客作者都在苦苦搜寻任何一点可用的信息。

美国地区法院法官露西·科赫(Lucy Koh)对于保密申请几乎都是“有求必应”。就在本周,她还刚刚批准了6项保密动议。在被推迟数月后,三星关键的案情摘要终于公布于众,但内容却经过了编辑。

本案事关重大:三星第三季度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为23.8%,较苹果高出9个百分点。但如果科赫终做出对苹果有利的判决,禁售三星Galaxy系列产品,就将威胁到三星在圣诞购物季期间的销量。终判决随时可能做出。

司法透明

司法程序的不透明令很多观察人士颇为苦恼。

“就整个司法系统而言,我希望提升透明度,以便增强公众对司法决策流程的信任。”美国丹佛大学斯特姆法学院教授伯纳德·赵(Bernard Chao)说,“如果不透明,公众的信任就会大打折扣。”

科赫拒“苹果诉三星案”的封存决定发表评论,也拒他的一般准则予以回应。但他随后还是应媒体要求发布了一份有关文件封存决定的指导意见。这份发布在科赫官方网站上的指导意见显示,当事人在提交文件封存申请时,必须同时提交经过编辑的、可公开发布的版本。

科赫和负责审核本案部分动议的美国联邦助理法官保罗·格里沃(Paul Grewal)加盟美国联邦法院的时间都不算长,他们此前都在大企业担任知识产权律师。他们不仅在本案中批准了很多封存动议,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还更进一步。

在今年10月对禁售令提议举行的听证会上,科赫主动询问苹果和三星,他们是否希望非公开审理。当律师表示,此举没有必要,因为他们不会在听证会上提到机密材料时,科赫回应道:“我猜如果你们真的那么小心,而不会泄露任何需要封存的信息,那么我们仍然可以公开审理。”

苹果和三星发言人均未对此置评。

平衡利益

法庭审理中所封存的信息一直都是外界关注的焦点。美国联邦法院的政策制定者近提醒法官,要限制过度保密。除此之外,美国公共市民组织(Public Citizen)以及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等利益集团也经常会介入一些封存大量文件的官司。

投资者之所以希望查看本案的文件,是希望了解市场因此受到的影响,而学者则可以借此对新颖的法学理论进行研究,律师同样能够通过这类案件了解知识产权法的进展。

与科赫相同,很多美国联邦法官通常都会批准文件封存请求。据知识产权律师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透露,在经常审理专利官司的德克萨斯州东部地区法院,律师甚至无需获得法官批准,就可以以保密方式提交文件。

“这家法院尽可能地简化了程序。”史密斯说,他曾经在该法院代理过多起官司。

而法官则表示,这是为了平衡各方利益。美国地区法官、联邦司法中心主任杰里米·福格尔(Jeremy Fogel)说:“关键在于你如何看待透明度和保护当事人利益之间的关系。司法透明听起来很高尚,但当事人利益同样很重要。”

自相矛盾

本周公布的经过编辑的三星案情摘要证明,在哪些文件应当被封存以及为何被封存这一问题上,存在一些自相矛盾的地方。

据三星透露,科赫此前之所以封存了一份文件,原因是其中包含了“未公布的产品发布日期,以及三星员工总数和参与产品设计和营销的员工人数的相关信息。”

三星表示,由于文件中涉及了其他被封存的动议,因此也可以证明该文件被封存的正当性,而苹果也没有反对。

但在本周公布的三星案情摘要中,即使是经过编辑的版本,依旧披露了三星的员工总数(有超过8500人参与电信研发项目),而且还披露了研发费用(2005年至2010年的电子产品投入超过350亿美元)。

丹佛大学教授伯纳德·赵表示,只要当事人不反对,法官通常都会同意封存请求,而不会进行过多调查。“我认为他们有时做得太过。”他说。

美国加州大学哈斯汀法学院教授理查德·马库斯(Richard Marcus)认为,像科赫那样的非公开审理建议表明法院过度考虑了当事人的利益,而且可能会有损外界对法院的信任。“非公开审理非常罕见,通常需要有特殊情况才能这样做。”他说。

相反案例

事实上,美国地区法官威廉·阿苏普(William Alsup)在审理甲骨文诉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侵犯Java专利一案时,采取了相反的策略。

自本案2010年8月提交以来,阿苏普拒绝了接近10项保密申请,并多次给出严厉警告。

阿苏普甚至解封了一封由谷歌工程师起草的电子邮件。该邮件声称谷歌需要就Java授权展开谈判。该邮件称,谷歌调查了除Java以外的其他选择,并认为“它们都很烂”。阿苏普甚至在7月的听证会上大声朗读了这封邮件。

“美国地区法院是一个公开机构,法律程序必须对外公开。”阿苏普在10月的裁决中写道。

阿苏普拒此置评,甲骨文和谷歌发言人也均未发表评论。

专门为对冲基金投资者追踪科技行业官司的纽约律师大卫·桑塞(David Sunshine)认为,像阿苏普这样反对公司封存文件的法官使他的工作更容易展开。“我喜欢这些家伙。”他说。

贵州专科医院治白癜风好
南宁治男科的医院
宁夏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