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末日“毕业”

时间:2020-03-27 13:07: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摘要:民国乱世,无奇不有,皇帝溥仪和淑妃文绣离婚,该是那时最稀奇、最有爆料的一桩鸳鸯诉讼案。军阀混战,工人罢工,农民暴动,学生游行,这回又搞出一个新名词,称得上是“妃子革命”。 引言
当今社会,世风开化,不论是凡人还是名人,离婚比家常便饭还随便。
瞧瞧,一脸严肃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也离婚了。他和夫人柳德米拉 0年的姻缘烟消云散,走到了尽头。克里姆林宫大教堂的钟声作了最好的见证。
201 年6月6日晚,在这个俄罗斯最高权力殿堂,普京总统和夫人欣赏完芭蕾舞剧,共同接受“俄罗斯24小时”电视台采访,向媒体宣布他们的婚姻已经结束。
有记者问:“这是离婚吗?”
普京表示,“我与柳德米拉共同做出了决定。”
“对,可以说,这是和平离婚。”柳德米拉说。
俄罗斯大帝普京和夫人闹离婚,不仅在俄罗斯,就是在世界上,也绝对是一条轰动性的新闻。但要往远了说,这事也不算新鲜。
单说中华民国时,退位的清朝末代皇帝溥仪与淑妃文绣打离婚,在当时可是爆炸性的,就是在当今还有人津津乐道。
曾经的大清帝国皇室传出家丑,令人愕然。更为离奇的是,离婚这档事,并非金口玉牙的皇帝老子说的,而是皇妃小女子自己要求的,是铁了心要离的。
民国乱世,无奇不有,皇帝溥仪和淑妃文绣离婚,该是那时最稀奇、最有爆料的一桩鸳鸯诉讼案。
办报在民国时期非常风行,五花八门的大报、小报满天飞。那时媒体很自由、很开放,什么都敢登、什么都敢发。天津有份《国强报》发了一条醒目的消息,标题叫《溥仪妃子离婚》。
此文一出,立即轰动津门。正如报上所说:“这真是数千年来皇帝老爷下公馆,破题第一遭的妃子起革命。”军阀混战,工人罢工,农民暴动,学生游行,这回又搞出一个新名词,称得上是“妃子革命”。
1.
要说这大清最后一任皇帝溥仪,可也是充满了传奇。不满三岁,还吃奶、穿开裆裤呢,就阴差阳错地当上了儿皇帝。年号为“宣统”,想来是人小志气大,要挽清王朝于狂澜即倒中,宣告子民:皇帝就要一统天下。不想,曾经的康乾盛世早已一去不复返,只剩下苟延残喘的份儿了。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的枪声打破了紫禁城的宁静,革命风浪吹得皇宫大内阴森恐怖,眼看大势已去,清廷被迫宣布皇帝退位。至此,统治中国260多年的大清帝国灰飞烟灭,长达2000多年的封建专制寿终正寝。
但民国初年,革命还不彻底,还给溥仪等王公贵族们留了条小辫子。那个袁大头、北洋军阀袁世凯背叛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篡夺了中华民国政权,当了大总统,又起了当皇帝的贼心。为给自己日后当皇帝留条后路,老谋深算的袁世凯处心积虑,拟定了清皇室《优待条例》。规定:溥仪退位后,皇帝的尊号“仍存不变”,“以待各外国君主之礼相待”,还允诺“暂居宫禁”。条例中还明确,故宫内除了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划归民国政府外,其余地方仍归清皇室所有。
虽说偏居一隅,溥仪在紫禁城里仍过着较为奢华的逊帝生活。可红墙之外的中华世界却是闹翻了天,你方唱罢我登场,革命、共和、护法、复辟、护国、混战,格外热闹。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处在悠悠深宫大内的溥仪,也没闲着,也开始了新的生活。十七岁的末代皇帝结婚了,组成自己的小家庭,有皇后、有妃子,还有皇室主要成员的磕头跪安,起码在溥仪的一亩三分地里,仍保持着君临天下的礼仪和威严。这对皇族血统的王公子弟们来说,只要不离开曾经帝国的心脏,不离开北京城里的的皇宫,那溥仪和皇室还能维持祖上留存的一点面子,还能在心理上稍稍满足一国之主的尊严。
怎奈世事难料,时光流转到1924年,城头变换大王旗。史称“倒戈将军”的直系将领冯玉祥趁第二次直奉战争之机,发动“北京政变”,采取断然措施,废除溥仪的皇帝称号,限令“即日移出宫禁”。溥仪被逼无奈走下神坛,离开了祖先世代居住的紫禁城,带着大包小件的金银细软流落到民间。走出了故宫的溥仪居无定所,后被身边的亲日分子郑孝胥领进了日本公使馆。但溥仪毕竟是天朝大国曾经的皇帝,长期居住外国使馆未免有些难堪,那些对中国早就垂涎三尺的日本右翼分子又把溥仪安置到了天津的日租界居住。
皇家天子一下子从云端走向社会,溥仪成了一位普通而又特殊的中华民国公民。在北京皇城根下呆了几个月后,1925年2月24日,农历的二月二,龙抬头,十八岁的溥仪特地选取了这个黄道吉日,带着他的皇后婉容、淑妃文绣,还有那些旧臣遗老们,坐上了去往天津的火车,来到津门这个曾经的大清门户重地。溥仪在天津,在彷徨、失落、挣扎中度过了七年时光,从一个懵懂的青年逐步走向成熟的岁月。但这段让他成长、成熟的日子,他过得很痛苦、很沮丧。
溥仪到天津后居住在一个叫“乾圆”的别墅里,内心波涛翻滚的他为了平复那颗忐忑的心,把“乾圆”改名为“静圆”,可惜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总算在天津安顿下来了,他的祖籍圣地北京城又起火了。这次,遭遇到的是比他当年被驱逐出紫禁城还要痛苦万分的奇耻大辱,王朝的皇陵圣地被挖坟掘墓啦!电影《东陵大盗》真实再现了当年的惨烈情景。军阀孙殿英为筹集军饷,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打起了清帝王陵寝的主意,公然用炸药炸开了清东陵中的老佛爷慈禧、乾隆皇帝的陵寝,还掘墓抛尸,把昔日不可一世的慈禧尸骨弄得身首异处,皇陵宝藏被洗劫一空。此等盗掘祖坟的大逆不道自然遭到了举国舆论的口诛笔伐,溥仪更是怒不可遏,“苍天呀,我对不起列祖列宗啊,这群逆贼,一定要把他们碎尸万段!”信誓旦旦要为自己的祖先报仇雪恨。可此时的溥仪,无权无势,拿什么报仇啊!
屋漏偏逢连阴雨,外面的坏消息一桩接一桩,而溥仪自己的家里又后院起火,现在也乱成了一团麻,真真的让他心力交瘁。静园哪有肃静啊,溥仪的内心怎么也静不下来。你想呀,皇帝位子没了,一个小妃子还死活要和他离婚,你说这皇家的脸可不丢大了!
2.
爱新觉罗·溥仪出生于1906年,逝世于1967年。在一个花甲的因果轮回中,他的人生可谓跌宕起伏:登基、退位、当傀儡;皇帝、战犯、做公民,荣辱沉浮、大起大落,不寻常中总有不寻常的故事。但是妃子闹离婚这档子奇闻异事,就是溥仪最难堪、最不愿提及的事,但事出来了,他还得硬着头皮面对。因为改朝换代了,妇女要解放要翻身了,他这个过往的皇帝说话也不那么灵光了。
文绣要离婚这件事发生在19 1年的8月,正在津门把皇帝离婚的花边新闻吵得沸沸扬扬时,多灾多难的中国又不得不痛苦地承受着又一个国耻日,那就是“九一八”事变,中华民族陷入了更深重的灾难中。单说这边,溥仪也陷入了家庭矛盾纠葛中而难以自拔。
不管怎么说,溥仪那也是在皇宫龙椅上坐过的人,平常人家自然比不了。虽说现在是个早已退位的逊帝,不像以往那么风光了,但龙威还是有点余脉的。过去的皇妃要和曾经的末代皇帝离婚,即便在日益开化的民国,也还是无论如何都不可想象的事。皇家老子,怎么可能摊上这等小市民的烦心事呢?在相声发源地的津门,有人就调侃地说,“你看,嘛来啦,嘛来啦,溥仪这小皇帝真是命苦啊,被人革了好几次命了,哪成想这一次,一个小妃子要革他的命根子,这天下可是热闹啦!”
说起民国那阵子,那可是什么新鲜事都有。封建时代难以启齿的“离婚”二字,当时已经成为一个流行的时髦词汇,婚姻自由的声浪一天天在高涨。官司落到破败的帝王家,末代皇帝溥仪这出后院起火的真人秀,可就演绎成更有韵味的戏码了。妃子神不知鬼不觉悄悄离家出走,还提出要和自己的夫君皇帝法庭上面对面,这当是千古未曾有的天方夜谭,这样的奇事还居然让已经身心疲惫的溥仪给摊上了。
“反了,反了,这还有王法吗,还有祖宗的家法吗!”
“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这不是丢尽了祖宗的脸吗?啊!”
溥仪气急败坏地在屋里走着,申斥着,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血气方刚的溥仪,怎能在那些王公贵族圈里丢起这个脸呀!这事在哪儿说也说不过去呀!可这妃子文绣又哪来这么大的胆子,非得离婚不可呢?要说,凡事有果就必有因由,这祸端早在文绣入宫时就慢慢种下了。
1912年辛亥革命后,退位的末代皇帝溥仪虽然没有了君临天下的威风,但在紫禁城那片小天地里仍保持着天子的威仪。日子一天天过去,溥仪一天天长大了。举行了成人礼,溥仪也到了男大当婚的时候了。虽说不能像大清帝国在世时那样搞得八面风光,妻妾成群,但怎么着也得有个一后一妃的,好让奴婢们伺候着,哄着皇帝开心着。当时,从末代皇亲贵族后代里选了两个人,一个是婉容,一个是文绣。这个婉容颇有点贵族血统的范儿,爱耍大牌,挺霸道;这文绣呢,知书达理,很有内涵,属于小家碧玉型的。
秀女们粉黛花容,亭亭玉立地站着,情窦初开的溥仪挑来选去,最终他看上了并不起眼的文绣,要把文绣作为自己未来的皇后。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那年月即便是皇帝,也不可以自由恋爱,还得听长辈的吩咐。光绪皇帝就是明摆着的例子,光绪最相中的,霸道的慈禧偏偏不同意,非把她的侄女嫁给他。如今轮到溥仪了,长辈的端康太妃就没看好文绣,认为她不适合当皇后。最终,听从太妃的懿旨,立了婉容为皇后,文绣就只能作淑妃了。
自古皇宫内室就是闺怨深似海,历来争风吃醋纷扰不断,没有这些七零八碎的,今天的宫廷戏就没法拍了、没人看了。话说1922年12月1日,北京的天儿渐渐冷了,紫禁城里的小朝廷却是格外的热火朝天,因为今天是溥仪大婚的日子。满人结婚历来是讲究很多的,时下的小朝廷仍是沿用大清内定的老规矩,皇帝大婚指的是和正经八百的皇后拜天地,作为皇帝的妃子必须得提前一天入宫。
提前入宫,不是让你去伺寝,按照规矩是要文绣到坤宁宫去跪接后来居上的皇后婉容。在皇宫大内,皇后母仪天下,那妃子的地位是和皇后没法比的,自然文绣作为淑妃要比皇后婉容的地位低,她得早早去跪着迎接这位婉容皇后。真是造化弄人,老太太的一句话,硬生生把文绣从皇后的名单上改到妃子的侧室里,换了谁谁心里都得憋一肚子的气。你说,带着气儿来的,那今后的日子能不闹矛盾吗、能不有冲突吗?
巍峨宏大的紫禁城,是个讲排场、讲礼节的地方。已经多少接受了现代意识的文绣便很快感受到了这皇后与妃子之间的身份差别。不论皇帝宠幸与否,皇后在后宫可是高高在上的,即便到了现在民国这年头,皇后的颐指气使也还是要听的。咋说呢,不论皇族还是平民,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娇生惯养的年轻皇帝溥仪,用祖上的皇家礼仪迎娶了一后一妃,也想努力扮演好一个年轻丈夫的角色。在这两个女人之间,他尽力左右周璇,不得不充当着做不来、做不好的调解员。
新婚燕尔的日子,这三人的关系还算融洽。进进出出,表面上看还过得去。文绣刚入宫的时候,一脸斯文气的溥仪还请了满文老师、汉文老师、英文老师,教文绣学文化,起初文绣过的还很开心。当时他们都是很年轻,溥仪这个大男孩还经常带着后妃她们出去踏青、放风筝,有说有笑的,度过了一段比较甜蜜的时光。即使有个磕磕碰碰的,溥仪作为有了家室的大男人,也尽量哄着她们,今天在宫里转悠,明天去景山玩耍。教她们骑自行车,和她们一块照相留影,溥仪暂时也忘却了外面世界的烦扰。
都说人是环境的产物,皇城外波诡云集的无常变化,必然的也会牵连到溥仪的小家庭。皇宫后院相安无事的日子也就仅仅维系了短短两年,冯玉祥“北京政变”后,1924年11月秋风飘零的日子,溥仪被逐出紫禁城,辗转移居到天津。这下,皇城的小安乐窝叫人家给端了,曾经作威作福的小皇帝变成了流离失所的移民。地位的消失,环境的突变,让隐藏在皇后与妃子之间的矛盾渐渐浮出水面。溥仪来到天津以后,两个女人之间的矛盾在这相对狭小的空间里越闹越大。婉容可谓多才多艺,性格又非常外向,而且为人还比较霸道。文绣可以说是秀外慧中,但是她比较内向,不善于自我表白,是属于慢热型的。自然在和溥仪搭讪沟通上,就比活泼开朗的婉容大大稍逊一筹。文绣看到人家两人常常有说有笑,就感到浑身不自在,越想越气不平、看着不顺眼。
.
三个女人一台戏,溥仪身边的两个不普通的女人就成就了静园里的一台大戏。到天津后作为下野的皇帝,溥仪还装模作样地摆着昔日天子的派头,还是讲究着上下尊卑的老规矩,遵循着皇后就是皇后、妃子就是妃子的礼节。虽说不能像以往那样,大把金子大把银子的打赏了,但每个月他这个当家的,总还要施舍出一些银两,分给婉容和文绣。但给的成色分明是不一样的,总会有一定的差距。内向的文绣心里越发感到不平衡,跟着这个四体不勤的皇帝流落到民间,还在这点私房钱上使心眼,这往后还说不上沦落到什么地步呢。尽管文绣也想方设法找皇帝去说,让他这个丈夫多施舍点。但溥仪自然有他心中的天平,后就是后,妃就是妃,不能乱了宫中的老规矩。不管文绣怎么软磨硬泡都没用,皇上就是皇上,那可是金口玉牙。

共 1411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末代皇妃文绣是一位内向的女子,虽然在末代皇帝身边,却遭受着让她苦不堪言的经历,月利、吃饭、与外界的接触等等方面,与皇后相比都让她感到压抑。在妹妹文珊的帮助下,她接触到外界,并且在朋友的开导下,做出大胆举动,向皇帝提出离婚,也因此在遗老众臣间引起轩然 。此时家兄文琦的劝阻也无济于事,最终在律师的协商下,达成离婚协议,文绣解除束缚,过上真实平凡的生活。最具讽刺意味的末代皇帝在最后,为挽回面子向天下百姓发布“上谕”,小说用平民化的语言,像一部评书一样娓娓道来,让读者重温历史,领悟封建统治害人之深。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推荐赏读。【编辑:宇蓝】
1 楼 文友: 2015-04-22 07:57:29 小说从俄罗斯总统离婚开笔,再现中国末代皇妃离婚,小说语言夹杂着风趣幽默,提升作品。问好作者老师,感谢赐稿。
2 楼 文友: 2015-04-2 2 :52:06 文章和说书的语气一样,有趣有趣,历史虽去,但也是一个故事!老年人晚上尿多
什么食物治疗痛经
医药资讯
脚韧带拉伤怎么办恢复快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